不做鸵鸟,承认现实

  其实不用让政府再多负债,只要求中央政府、全国人大别做“鸵鸟”,承认现在地方政府负债的现实。新的《预算法》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地方性国债,全国人大每年定一个债务上限,比如今年是18万亿,各地方政府的举债余额不能超过18万亿。好像定了这个上限就万事大吉了。但是地方融资特别是通过融资平台发出的债务到底是多少,很难了解清楚。
 
  地方政府融资的手段包括银行贷款(含理财产品,目前已被叫停);PPP项目融资,规模大概20万亿;信托产品,贷款、股权附加回购、特定资产收益投资、有限合伙(目前已被叫停),很难了解具体规模; 城投债,相对比较透明。
 
  地方融资平台债务规模有多大?基于一系列合理的假设,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银行团队测算2017年末整个银行体系对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敞口大约28万亿,银行对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投资途径包括贷款和表内外非标投资,其中前者估计为17.2万亿元,后者估计为10.5万亿元。其他债权主体债务难以统计。所以我们的现实是地方政府的负债远远超过全国人大规定的18亿债务的上限,全国人大不过是“鸵鸟”心态。
 
  如果我们承认地方政府有投资需求,同时给一个宽松的额度,地方政府就不至于再想各种变通之策。自从四万亿刺激以来,大家一说到政府投资就吓得要死,好像又要走老路。我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大家可以抱怨四万亿,但没有四万亿哪有今天的高铁?哪有各大城市的地铁网络?4万亿有问题,但也创造了社会福利,要客观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