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的条款还没有确定

  IPO是救命稻草?
 
  从目前来看,蔚来汽车跟随特斯拉的路径在美国上市已没有多少悬念,但上市并不意味着今后蔚来的发展就能顺风顺水。盘和林认为,上市只能解决蔚来汽车当前的资金需求,从长远来看,资本市场的资本输血并不能彻底解决蔚来的资金需求,最终还得从市场盈亏平衡来实现。
 
  至于上市能否解决蔚来汽车盈利的痛点,答案恐怕也不容乐观。“目前蔚来汽车只是交付了481辆,能否快速借助资本市场实现规模化量产有待观察,即便实现上万辆量产,也并不意味着就能解决蔚来汽车的盈利问题,蔚来汽车及后续产品仍需接受消费市场长期而苛刻的考验。特斯拉的经验也告诉我们,上市只不过是互联网造车的一个新起点,并不意味必然解决盈利痛点。”盘和林说道。
 
  除此之外,当前市场大环境对于中概股而言十分不利。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国内企业纷纷赴美上市寻求“补血”,包括优信二手车(NASDAQ:UXIN)、爱奇艺(NASDAQ:IQ)、Bilibili(NASDAQ:BILI)等。然而,美国二级市场并没有给中概股“面子”。优信二手车上市当天,盘中股价触及每股8.16美元低点,最大跌幅达9.3%,跌穿了每股9美元的IPO发行价。Bilibili和爱奇艺也双双在上市首日破发。
 
  因此,在任万付看来,蔚来汽车在海外市场的估值被低估是不可避免的,上市之后的路会怎么走还不好说。
 
  根据计划,蔚来汽车将在未来几年陆续推出包括5座中型 SUV ES6、5座紧凑型SUV ES3、Cross Coupe ET5、轿车ET3和MPV EF9等多款车型。其中,第二款量产车ES6计划于2018年年底发布,2019年上半年开始首次交付。ES6是一款5座高性能高级电动SUV,定价比ES8更低,目标客户群更广。根据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F-1招股书文件,2018年1~6月,蔚来汽车实现总营收4599.1万元,其中汽车销售收入4439.9万元,净亏损33.26亿元。
 
  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型ES8已经交付了481辆,有超过17000辆ES8的订单未完成。
 
  根据此前公开的计划,蔚来汽车在今年10月1日前要实现1万辆创始版ES8的全部交付。目前看来,离目标交付数字相距甚远。
 
  为了解更多有关上市的情况,《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到蔚来汽车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规定,公司目前对此事不予置评,具体信息可参考美国证交委网站。
 
  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看来,互联网造车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没有资本市场的助力,很难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蔚来汽车若能在美国市场成功上市,借助资本的催化实现规模化量产,那么对于整个中国互联网造车企业来说将具有重要意义。但上市并不意味着就能解决盈利痛点,后续产品仍需接受消费市场长期而苛刻的考验。
 
  两年半净亏损109亿元
 
  一直以来,蔚来汽车都有着“中国特斯拉”之称。从8年前正式完成IPO到现在,特斯拉股价已上涨了超过20倍,这无疑是蔚来汽车上市的“强心剂”。
 
  而有关蔚来汽车拟上市的消息盛传已有大半年之久,就在几日前,本报记者还曾就最新版本的传闻向蔚来汽车方面求证,得到的回复同样是“不予置评”,如今终于尘埃落定。
 
  业内分析认为,蔚来汽车急于寻求上市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其面临着不小的资金压力,包括产品研发、自建工厂、自营服务、人力支出等,这些环节都让蔚来汽车的“烧钱”速度过快。而蔚来汽车首次在招股书中披露的相关数据,佐证了这一观点。
 
  招股书显示,蔚来汽车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50.21亿元和33.26亿元。即两年半的时间总共亏损了109.2亿元。
 
  今年是蔚来汽车有营收的第一年,2018年上半年,公司汽车销售实现营收4439.9万元,其他销售实现营收159.2万元,总营收为4599.1万元。而今年上半年,蔚来汽车在汽车销售方面的成本为1.86亿元,其他销售成本为1364.8万元,共计1.99亿元。相较之下,公司的营收显得微不足道。
 
  亏损逐年增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蔚来汽车的现金流及资产状况也不理想。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分别为-22.02亿元、-45.75亿元和-36.35亿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蔚来汽车的总资产为102.76亿元,总负债为44.33亿元,股东权益为-217.63亿元。
 
  据了解,蔚来汽车自成立以来累计融资约为150亿元,而其最后一次融资还停留在2017年10月,按此“烧钱”速度,上市融资迫在眉睫,急需募资补血续命。
 
  “虽然融资已高达150亿元,但进一步再融资的难度很大,而且此前6轮融资的投资方应该也会有退出并获得回报的强烈诉求。”盘和林认为,汽车行业本身就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高度依赖投资,蔚来汽车的嘉定自建工厂可能就要花去200亿~300亿元。除此之外,其自建直营店、自营服务等也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
 
  在汽车分析师任万付看来,蔚来汽车目前资金压力较大,其股东或投资方已涵盖国内外众多知名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想找到更好的、实力更强的投资方比较困难,让老的投资方再继续追加也比较困难,因此急于谋求上市。
 
  截至7月底仅交付481辆
 
  虽然营收数字微小,但不难看出,蔚来汽车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汽车销售,这就意味着,要想盈利,蔚来汽车必须实现量产交付。
 
  不过,根据招股书信息,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蔚来ES8仅交付了481辆。公司此前作出承诺,到今年10月1日前要实现1万辆创始版ES8的全部交付,由此看来,承诺实现并非易事。
 
  另外,蔚来汽车透露,目前公司已获得有效订单超过17000个。但是记者注意到,在这些预订中,约有12000个是订金,这部分用户当初所交的5000元意向金可退还。截至2018年5月31日、6月30日和7月31日,蔚来汽车分别拿到了1401辆、3186辆和4989辆ES8的大定,这些预订用户已经支付了不可退还的押金。
 
  据此计算,在ES8 17000个预订用户中,仅不足5000个缴纳了不可退还的押金,占比不足三分之一,另外超过三分之二的用户并非蔚来汽车的“死忠粉”,很有可能在延迟交付等情况下会取消订单。
 
  对此,蔚来汽车也坦承,公司过去有过被取消订单的经历。由于潜在的偏好变化、竞争发展和其他因素,从预订到交付车辆的漫长等待都可能影响用户最终是否进行购买的决定。因此,不能保证订单不会被取消,并最终导致影响购买、交付和销售车辆。这种取消可能会损害公司的财务状况、业务、前景和经营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在7月底在朋友圈放言称“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10000辆”。对此,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近日公开叫板表示,若今年蔚来汽车不能交付10000辆,将赔给何小鹏一辆蔚来ES8。而在本次招股书中,蔚来汽车表示,公司将在本招股说明书发布之日起六至九个月内,完成上述17000辆订单,即最早2019年2月,最迟2019年5月前完成。先不论17000辆承诺能否完成,10000辆的“赌约”谁输谁赢,值得期待。
 
  李斌捐出1/3个人股票收益
 
  除了交付、盈利等长期关注的焦点之外,此次蔚来汽车还在招股书中披露了独特的“用户信托基金”计划,引发广泛关注。
 
  李斌在“致股东信”中表示,他将自己拥有的5000万股股份(占李斌所有实际拥有的股份的约三分之一)转让给信托公司,成立用户信托基金,在保持投票权的同时,他将这部分经济收益交给用户讨论和建议如何利用。
 
  据了解,李斌是首个在上市当期就拿出5000万股个人股票与用户分享的企业家。李斌表示,这么做是希望这种信任协议有助于加深公司与用户的关系。“我相信这一信任协议进一步推进了NIO对成为用户企业的最初愿望的追求,也将加深我们与用户的关系。我也相信NIO的用户、股东、员工和合作伙伴从长期来看都将受益于这种安排。”不过,信托的设立暂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信托的条款还没有确定。
 
  “从李斌的角度来说,愿意把未来收益与早期客户一起来分享,意在激励用户关系,有‘礼物’的意思,也有企业社会责任的含义。这种安排从理论上来说,有助于建立起用户等利益相关者与企业的良性互动,但从实践来说,还是取决于蔚来汽车本身真正的价值。”盘和林告诉记者,5000万股对应的市值直接决定了“蛋糕”的大小,这也是能否真实地给用户带来利益的基本前提。
 
  盘和林同时指出,李斌此举多少有点“风险收益”的味道。“目前特斯拉因为长期亏损而受到资本市场的质疑,很显然蔚来汽车还没有更多超越特斯拉的资本,诸如此类安排或增强蔚来汽车的吸引力。但效果有待观察,因为此类安排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蔚来汽车的股价稳定或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