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大学更被称为“欧洲硅谷”

   如今,深兰科技这种多领域布局的做法看似没有问题,但随着人工智能市场的发展,其他玩家为了能在市场上存活下来,必定会加快布局速度。当市场出现越来越多“精通一艺”的企业的时候,深兰科技由于顾忌的多,所以速度也将比别的玩家慢一步。而正是这“一步”将限制深兰的发展。
  此外,虽说市场上有不少伪人工智能企业,但也不乏一些深耕多年并已经取得不错成绩的企业。就拿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云知声、寒武纪科技等企业来说,个个都是行业独角兽,并在业界拥有一定的影响力。同为行业独角兽的深兰科技在面对市场上其他人工智能企业时或许还处于高位,但与商汤科技、旷视科技等企业相比,深兰科技优势不是很明显,要想赶超这些企业,往更高处走难度系数不小。
  不管怎样,深受资本青睐的深兰科技在市场上的发展还算顺利。但市场给深兰科技带来发展机遇的同时,其自身存在的问题也不利于企业的后续发展。企业要想加强自身战斗力,跳出污池,还需从自身出发。 在市场的需求下,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越来越大。而人工智能市场的前景之好,也会加速企业入局发展速度。在此情况下,深兰科技要想在市场压力不断增加、竞争愈加激烈的情况下稳定地向前发展,加大其在市场上的影响力,还需有所行动才行。
  在如今人工智能企业泛滥的时代,市场所看重的已经不仅仅是“有”和“多”了,而是“精”。深兰科技的多领域布局不是说不可以,而是在做的同时,企业要分清孰轻孰重。因为有时候企业的“雨露均沾”会加大企业的资金压力,更有甚者还会造成资金链的断裂。特别是对于还比较“年轻”的深兰科技来说,在对市场的布局上不必操之过急,先将业务品牌名号打响了再说。让人们在听到智能零售、智能机器人、智能教育时,能想到深兰科技。说起人工智能企业,除了BATJ等大企业之外,能被市场记住的还有旷视科技、商汤科技、科大讯飞、深睿科技、寒武纪科技、深兰科技、出门问问等行业独角兽。这些独角兽凭借着各自具备的核心竞争优势,在市场上叱咤风云,并成功入围“2018人工智能商业价值TOP100”。
  其中,创立与2014年,仅四年时间就成为行业独角兽的深兰科技更是备受市场关注。在如今,人工智能企业多如过江之鲫的市场上,任何一家能突围成功的企业,皆非等闲之辈。那么,这个年仅“四岁”的深兰科技,凭什么能在市场上混的风生水起?
  成为行业独角兽,绝非偶然所谓的市场不过就是一场没有硝烟却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出现——死亡——重生——死亡——出现的战场而已。特别是在如今正火的人工智能市场上,在看到人工智能市场的前景之后,越来越多的玩家争先入局市场。但有句话说的好,当水中的鱼越来越多之后,这一池水便越来越浑浊了。看似在战场上不断取胜的深兰科技其实也不过是在污水中的鱼而已,危机一直存在。
  中国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百艺通不如一艺精。相信市场上有不少企业都是抱着“广撒网,多捞鱼”来布局市场的。认为只要布局多个领域,那么就会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总之就是多多益善。但不得不说的是,这种盲目的做法最终只会引领企业走向平凡,甚至是死亡。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乐视事件。剑桥大学冈维尔与凯斯学院院长Prof. Sir Alan Roy Fersht为大家讲述《凯斯学院与霍金传奇》1
  拥有800年历史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实际上是英国的科技创新源头,其中,剑桥大学更被称为“欧洲硅谷”,它曾产生92位诺贝尔奖得主,剑桥更以先进的技术力吸引超过4300家企业到此驻点,邀请全球顶尖科技人才加入。
  在产学合作方面,大学西边几百公尺外,“麦斯威尔中心”(Maxwell Centre)就扮演了平台的角色,令材料、光学、电脑科学等理工学科研发的先进技术与企业间有更直接的接触。据称,这是剑桥大学透过产学合作扩大影响力的方式,除了大学研究机构中产生初创公司,国际企业也会来到剑桥淘宝“金头脑”。
  全球领先的半导体知识产权(IP) 提供商ARM在27年前来到剑桥安营扎寨,从一间初创公司,发展为互联网时代不可或缺的要角。它的联合创始人穆勒曾说,“从来到剑桥第一天我们就走向全球,建立全球伙伴关系”。冈维尔与凯斯学院是霍金生前从事教学和研究的地方,拥有开放、活跃的学术交流氛围。Prof. Sir Alan Roy Fersht分享了一张霍金在学院餐厅时用餐的照片,照片中可以看到,霍金被学生们围绕在中间。“学院的餐厅是学生们交流思想的一个重要地方,一周有五天是在这里用餐的,我们把这里视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场合,学生们总是能够交到新朋友,大家共同成长,这是非常重要的。”他说。
  这次英国之行,后E企业家们参观了风景如画的冈维尔与凯斯学院,并走进了校园内霍金先生生前的办公室,据院方介绍,后E企业家是第一批走进这里的中国企业家代表。众人皆深感此次机会的难得与珍贵。据了解,在霍金去世后,冈维尔与凯斯学院为他降半旗致哀,剑桥的师生皆去悼念这位伟大的科学家,而每一位来到这里的参访者也不禁为这位宇宙的探索者默默致敬。根据英国国家转型报告《科技国度2016》(Tech Nation 2016),英国27个科技产业集群中,位在东英格兰的剑桥,“国际合作程度”取得最高分。原因不难理解,剑桥大学自由却严谨的学风下,聚集高质人才和先进技术,这些吸引着国际企业驻点、产学合作,以及络绎不绝的并购案。
  剑桥大学商学院教授Prof. David De Cremer为后E企业家讲授《英国脱欧对中国的影响》来自中国后E的企业家学员来到英国,进行了一个创新之旅——在剑桥大学进行深度学习面向未来科技金融创新的不一样的海外旅行。剑桥大学商学院教授Prof. David De Cremer为大家讲授《英国脱欧对中国的影响》,剑桥大学冈维尔与凯斯学院院长Prof. Sir Alan Roy Fersht向大家讲述《凯斯学院与霍金传奇》。后E企业家们在游览剑桥大学,参访剑桥医学院当中,切身感受百年剑桥的深厚底蕴。
  “人工智能”这四个字已经不如前几年那样,一在市场出现便迅速掀起一股热议了。其正一点一点地渗透我们的生活,并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就目前的市场情况与社会发展来看,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人工智能时代已经来临了。随着时代的发展,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只会越来越紧密。
  自2012年起,我国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便开始快速增长起来,不少企业资本开始纷纷入局市场。虽说有不少企业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中,但也有不少企业交出了比较好的成绩,如商汤科技、旷视科技、深兰科技、云知声、依图科技等。要说最近备受市场关注的人工智能企业,要数在今年上半年,先后与永旺集团和绿地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的深兰科技。
  深兰科技创立于2014年,是一家致力于AI基础研究和应用开发的人工智能企业,也是一家在国际化方面颇有成绩的企业。如今,深兰科技在欧洲、美国、澳洲等地区均建立了研发机构,企业的国际销售网络已经覆盖全球17个国家。同时,企业还与包括英特尔在内的六家世界级别的AI企业就AI方面进行深度合作,进一步加强企业研发能力。
  在去年人工智能爆发的风口下,不少人工智能企业趁势崛起,在市场上快速奔跑起来。深兰科技在经过几年的沉淀积累之后,通过自身过硬的技术获得是了市场、资本的关注。其通过对技术的不断深入研究,不断加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吸引了不少市场资本的目光。2017年1月,获得了由DNA基金和蓝海基金投资的千万基本天使轮融资;同年9月,获得由云锋基金的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今年2月,获得由华映资本、德商资本的亿元级A轮融资;两个月后获得了由中金智德的2亿元A+轮融资……由此,深兰科技的估值在一年内便翻了十倍,现在企业的估值已经突破百亿,一举成为人工智能行业中的独角兽企业。
  深兰科技之所以备受资本青睐,主要还是因为其强悍的核心技术能力。虽说市场上有不少企业均打着人工智能的旗子四处招摇撞骗,所谓的“人工智能”也不过是“伪智能”而已,基本是只说不做类型。而深兰科技2014年创立,2015年便推出了第一家无人值守门店;2016年推出quiXmart快猫智能零售系统;2017年2月份,与蚂蚁金服联合推出takego结算系统;同年6月,推出AI自贩柜;今年初,推出了比办公室货架更高级别的“小兰系列”。种种行为都在显示,深兰科技有能力在人工智能市场上继续征战下去。
  此外,为了能扩大服务范围并更好地进行服务,深兰科技除了与各个领域的各个企业进行牵手联姻之外,还独立成立子公司,搭建相关智能研发平台。如,在自动驾驶方面,深兰科技与爱驰亿维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成立深兰机器人有限公司等。同时,深兰科技还自主研发了一款纯电自动驾驶售货车“芭提雅”。这些都在说明着一点,深兰科技之所以深受资本市场的喜爱,除了基于其强大的关系网之外,还有就是其自身强大的研发能力。
  总的来看,在人工智能这场激烈的战场上,深兰科技不仅活了下来,活的还不错,其已经快速成长为人工智能第一梯队头部企业。但纵观整个商业世界,没有哪家企业是能一直顺风顺水走下去的,就连如今看似在步步高升的深兰科技也一样。
  看似步步高升的深兰科技,实则危机四伏
  由智研咨询发布的《2018-2024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运行态势及战略咨询研究报告》资料显示,今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2万亿美元,2022年预计将达到3.9万亿美元。2017年我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为216.9亿元,今年将持续增速,到2022年预计将不下700亿元。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无论是已经入局的企业或是还没入局,准备入局的玩家都在紧盯市场,伺机而动。
  乐视之所以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主要还是因为企业资金链断裂。而企业之所以会出现资金链断裂,主要是因为其对多个领域的大幅布局。乐视在手机、电视、汽车、云计算、金融等领域均投入大笔资金,但这些相关业务并没有给乐视带来盈利,且电视等内容业务还存在亏损状态,最终带来的后果就是乐视从一个泛娱乐行业的巨无霸,沦落到如今的诸病缠身。如今的乐视要想翻身,只有一个字,难。
  目前正受市场青睐的深兰科技与目前被市场抛弃的乐视好似没有什么联系,但有些东西是需要不断地抽丝剥茧之后才能发现的。深兰科技如今在智能教育、自动驾驶、智慧城市、智慧安防、智能机器人、AI芯片、智能零售、智能语音语义、医疗等领域均有布局。企业虽涉及多个业务,但基本没有哪个业务是能被人们一说起便直接想到“深兰科技”的。如,一说到AI芯片,我们能想到寒武纪科技、地平线;一说起智能安防,我们能想到商汤科技等。如今,深兰科技缺的正是这种品牌标签,不利于企业后续的快速发展。
 
  乱战之下,深兰科技如何完成鱼跃龙门?
  有句话说的极好:漫漫人生路,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这句话用在企业上也照样适用。随着入局人工智能市场的玩家越来越多,深兰科技除了要应对那些“新人”之外,还要不断与商汤科技、依图科技等独角兽周旋,稍有不慎将被“新人”赶上,被“同窗”抛下。在此情况下,深兰科技要做的不是整日去想怎么打败这些竞争者,而是要想着如何打败昨天的自己。毕竟,在市场上最不缺的就是竞争者,少了这个,后面还有千千万个。所以企业只有不断升级自身,并通过与多个企业的合作来构建企业关系网,在加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同时,分散企业压力,这样企业才能在市场上走的更远。
  此外,不管怎样,多条出路总是好的。作为人工智能企业,积极推出自主研发产品能让企业在市场上站的更高更稳。上半年,深兰科技自主研发推出的纯电自动驾驶售货车“芭提雅”受到了不少市场关注。企业可时刻关注市场动态,不断加大对产品的自主研发力度,推出符合市场需求的新品,为企业带来更多发展的可能。
  总而言之,在人工智能迅速发展的当下,各个企业都在试图往更高处爬。有不少企业在攀爬的过程中跌落山崖粉身碎骨,有的则取得了不错的发展。年仅“四岁”的深兰科技自创立以来的发展还不错,已经成功挤进人工智能独角兽阵营。但企业不可忽视了其周身所潜伏的危机,只有驱散浓雾,将危机破除,并不断升级强化自身,企业才能在市场上活得更加地精彩。 后E企业家在剑桥大学
  在英国,诞生了蒸汽机的第一声巨响,也是在英国,永远印刻了牛顿、达尔文、法拉第、麦克斯韦、霍金等一系列巨擘之名。英国牛津、剑桥两所世界顶级学府,始终在为“解决实际问题,给人类带来更好的未来”而默默做事。
  而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剑桥还拥有数量众多的与临床医学相关的学术研究机构以及研究性医院,在产学一体化的思路带动下,剑桥大学的生物技术、基因工程等医学研究得以不断突破。
  “自由精神是剑桥大学创新力持续存在最重要的方面,我们提供最开放、自由的模式给予科学家,并鼓励年轻人进行科学研究,同时也吸引了世界级科学家来到此处,我认为,推动科技创新发展的是剑桥大学一直存在的自由精神、自由模式。”剑桥大学冈维尔与凯斯学院院长Prof. Sir Alan Roy Fersht如此表示。
  在Prof. Sir Alan Roy Fersht的课堂分享中,他向企业家同学们介绍了自己对蛋白的研究工作,因细胞构成的三个最主要的部分,其中之一便是蛋白,所以对蛋白的基础研究,对于攻克许多疾病有着重要作用。
  分享过程中,企业家同学们与教授积极互动,考虑到剑桥大学医学院一直是癌症研究的前端阵地,在被问到“癌症到底何时能够被彻底攻克”这一问题时,Prof. Sir Alan Roy Fersht直言,“在与癌症的斗争中,我自己的工作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毫无疑问,现在已经有许多进展。但癌症问题并不是单一方式就能够解决的,我们是在控制细胞周期,但还有其他很多东西需要解决,(就像修车一样)你不能只是修复它的刹车,还要去修复它的油门,所以要研究生产很多不同种类的药,去解决它不同层面的问题,攻克癌症,这是需要世界各科研机构共同完成的,只能说,希望尽快有所进展。”